•       @ 2018 通裕重工股份有限公司 股票代碼:300185

          魯ICP備13004417號-1 魯公網安備 37148202000125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濟南

    創新與研發

    品質保證

    新聞中心

    產品與制造

    手機網站

    下屬子公司 

    微信公眾號

    投資者關系

    走進通裕

    加入我們

    營銷服務

    新聞資訊

    低迷市場驗出重機“五大”經營力成色

        重型機械行業是重大技術裝備制造業的主要子行業之一,是從事大型、重型和成套、成線重大技術裝備的產業。重型機械屬于“母機”制造行業,在整個國民經濟中占有極為重要的地位。近年來,隨著國民經濟的發展,“西氣東輸”、“西電東送”、“南水北調”等重大工程的實施,鋼鐵、電力、石化、煤炭等國民經濟主導產業的發展和城市基礎設施的大規模建設,在對國內重型機械行業服務能力和技術水平要求不斷提高的同時,盡管會出現起伏,但需求市場規模表現出不斷收斂的緩增態勢,2007~2012年中國重機行業銷售收入及增長率參見下圖。
    在國內市場方面,從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后,重機行業內無論是為數眾多的中小企業,還是那些傳統概念上的“七大核心”企業,都感受到了較之以往的不同。隨著整個基礎工業領域產能超飽和所帶來的投資效益不斷下降(最典型的例子是2012年國內鋼鐵行業已經處于全行業虧損與微利的交界區段),使得重機行業傳統服務對象如有色、建材、電力等行業,特別是冶金的裝備需求近來嚴重萎縮,行業內投資熱情大為下降,新建和技改項目同步減少;而新能源等新興產業的應用在國內尚處于發育階段。這些似乎都導致重機行業市場的不溫不火,而對于習慣靠固定投資拉動的重機行業而言,緩增的局面似乎同樣難以適應。行業內所固有的“吃不飽”與“吃不了”的問題,仍然沒能得到多大改觀。
    在國際市場方面,目前全球經濟發展所面臨的環境十分復雜,當新能源、新產業與化石能源、傳統產業發生交集與交替的前夜,世界經濟在激烈的調整變動過程中所表現出的不適應、不平衡、不協調和不可持續等矛盾越來越突出;各種新情況、新問題、新沖突導致世界經濟在復蘇的進程中充滿了不確定性。這種不確定性必然影響投資熱情,造成需求下降。以德國西馬克集團、西門子奧鋼聯、意大利達涅利集團、韓國斗山重工、日本三菱重工等為代表的國際知名重機企業,從產品線、技術水平、系統集成能力等方面占有明顯優勢,基本控制了產品的高端領域。
    面對如此的內外部市場及產業環境,國內重機行業的“五大”上市公司———中國一重、二重重裝、中信重工、太原重工、大連重工等在2012年程度不同地受到影響。“五大”公司公布的數據已經能說明問題。這五家公司全部是國有企業,其中中國一重、二重重裝是歸屬于國資委的央企。不過,在形勢總體趨同的背景下,公司之間在經營力方面的差異也是存在的。
    盡管,市場規模呈現緩增的態勢,但企業普遍感到2012年國內需求大幅度下降,應收賬款增幅較大,總體產銷增速回落,利潤率下滑。據了解,行業內有近四分之一的企業虧損。
    對于后市的判斷,國家能源局副司長黃鸝認為,根據目前國內能源現狀,重機企業還要準備過苦日子。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的有關人士認為,全行業需要增強危機感,準備過“緊日子”,并自覺地推進產品創新,加快結構調整。
    業內人士指出,2013年,國內重型機械裝備制造業總體形勢依然嚴峻,而目前國內高端制造領域研發投入不足,技術儲備不夠,跟不上國內外市場變化等“瓶頸”制約因素亟待破解。
    事實上,隨著產業規模不斷擴大、高新技術飛速發展以及國際競爭日趨加劇,裝備制造業不可避免地要面對產業格局調整、產業形態轉換的戰略轉型期。對此過程的認識程度以及操作能力或許將決定企業未來的生存狀態。
    擺脫困境各施手段
    中國一重高管表示,2013年要打破傳統思維的“枷鎖”,在轉型升級上有所突破,全力以赴保證不虧損。從中可以看出,通過轉型確保不虧損,成為了公司2013年的主基調。
    2011年,中國一重石化容器產出量創造了世界之最,全年出產加氫反應器110臺;相繼承攬了山東遠大冷連軋、浙江聯鑫冷軋機、北海承德不銹鋼和尼日利亞900毫米冷連軋等工程總承包項目,創造了較好的經濟效益;此外,公司還取得了重型鍛壓設備與工藝創新能力平臺建設、巨型重載鍛造操作機、核電關鍵設備超大型關鍵鍛件研制、大型換熱器、新型立式噴淬裝置等一批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研究成果,極大地促進了生產經營;四大基地建設取得進展,富拉爾基鑄鍛鋼基地已超越了“7654”的極端制造目標,使一重的大型鑄鍛件生產能力位居世界第一,相繼建成了循環水處理系統、砂處理系統、自動化立體倉儲系統。從2012年半年報來看,中國一重已將募集資金中的42.23億元用于大型石化容器及百萬千瓦級核電一回路主設備制造項目、建設鑄鍛鋼基地及大型鑄鍛件自主化改造項目、中國一重濱海制造基地項目。但公司并未公布這三個項目的具體收益數據。諸多項目的同期鋪開,似乎使企業的IPO所獲很快耗盡。中國一重在公司債公告中提醒投資者,未獲得足夠的融資可能會對公司的拓展計劃和發展前景產生影響。
    問題是企業到底需要多少錢才夠用呢?企業鋪攤子可以是永恒的?鋪完攤子就能自然收獲效益?無論有多少理由,這種發展方式是不可持續的。
    二重重裝在上市不到一年時間即推出了50.72億元的定向增發計劃,但由于遭到市場“圈錢”質疑,最終逾期流產。太原重工在發布業績虧損后,計劃發行10億元短期融資券。該部分短期融資券所募集資金將用于替換部分銀行借款。
    顯而易見,對于“五大”中的多數企業而言,輸血不僅是階段之需,最好是持續不斷的。但從市場表現來看,輸血并不能使公司保持健康,反而是使企業產生了嚴重的依賴心理甚至是惰性,很容易讓人與國企“等、靠、要”的習慣相聯系。
    面對證券市場的低迷,企業一方面想方設法解決資金之困,另一方面也在將注意力轉向在內部降本增效上做文章。近日,二重重裝正式啟動班組降本增效項目年活動,將該活動看成完成2013年經營目標的重要支撐措施。
    在推出新產品刺激市場方面,幾家公司都有所動作。2012年,由中國一重和上海交大合作的“巨型重載鍛造操作裝備”研制成功。二重重裝福清核電項目冷卻劑泵用密封室鍛件也通過用戶聯檢,其力學性能、晶粒度等指標完全滿足技術條件要求,一次性合格,標志著國內最大的核電含銅鋼鍛件研制成功。中信重工機械股份有限公司世界最大齒輪箱成功研制。五家重工企業最新技術成果參見下表。
    此外,著力拓展國際市場,積極推進國際化戰略,成為了“五大”企業應對國內市場疲弱狀態的重要手段。2012年,中國一重制造的大型鍛焊結構熱壁加氫反應器出口印度;太重制造的4立方米、10立方米、35立方米礦用挖掘機出口印度、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等國家;中信重工的大型球磨機出口澳大利亞、巴西、俄羅斯等20多個國家,并在澳洲、巴西、智利等地建立銷售網絡。大連重工的大型散料裝卸機械出口巴西。大連重工相關人士介紹,海外業務的出錯表現大大彌補了國內風電等行業的利潤下滑。
    在海外并購方面,中信重工全資收購一西班牙公司后,后者業績實現逆勢增長,不僅當年創造了良好業績,同時為2013年儲備了訂單。
    運營方式決定未來
    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發布的《“十二五”機械工業發展總體規劃》提出,“十二五”期間,機械工業將主攻五個重點領域、實施五大發展戰略。其中,五個重點領域為:高端裝備產品、新興產業裝備、民生用機械裝備、關鍵基礎產品、基礎工藝及技術。五大發展戰略為:主攻高端、創新驅動、強化基礎、兩化融合、綠色為先。
    作為傳統意義上高端裝備、新興產業裝備制造的主力軍,重機“五大”公司只有切實將五大發展戰略落地、植入、生效才可能有未來。
    應該說,重機行業的大部分國企的發展模式與宏觀經濟的動作非常相似,主要以投資擴張來跟隨投資拉動所產生的需求。近十年來,包括近年來通過實施IPO,重機企業大規模的技改投入相當普遍,僅就重型鍛壓裝備而言,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國內萬噸水壓機、油壓機已有10多臺,但據說有企業為核電裝備準備上兩萬噸級油壓機。而受核電、航運市場低迷影響,目前壓機開工率比較低,造成了資源的大量浪費。由“四萬億”帶來的短期“繁榮”效應,使企業對產能擴張產生了更強烈的刺激作用,造成產能總體嚴重過剩,企業資產負債率高,總投資貢獻率比較低,投資效益低下。業內人士對此的評價是:在現有機制下,國有企業仍無法擺脫依靠國家政策和固定資產投資的宿命。
    事實上,國內“五大”重機公司的硬件水平即使與那些國外著名的公司相比,也不遜色。但在軟件投入方面,在為客戶提供系統解決方案的能力方面差距巨大。當強大的“加工車間”,面對變化了市場而無用武之地,收不到加工費時,企業就顯得一籌莫展。二重重裝就是一個最好的例證。
    當前,裝備制造業賴以運行的技術和社會環境以及客戶需求正發生著深刻的變化,在整個工業流程完整項目中,用戶的關注點不是項目中單個零部件,而是整體項目功能是否滿足需求。在工業領域,專業化系統服務成為消費趨勢,這就需要企業向用戶提供完整的解決方案,從主機供應商向成套服務商轉型。
    從目前產業的現實情況看,轉型對于企業而言,無論愿意與否,都是無法回避的任務,盡管存在機制障礙問題,盡管存在操作層面的極度復雜性。在這個過程中,創新是核心要素。而轉型的效果或將改變“五大”或“七大”領先國內市場的原有格局。
    對于轉型升級,重機行業的龍頭企業——中信重工有著深刻的認識并在行動上有所體現。中信重工力推“三個轉型”意在實現增長方式的根本性改變。“三個轉型”一是在內涵上,從制造型企業向高新技術企業轉型;二是在商業模式上,從主機供應商向成套服務商轉型;三是在外延上,從本土化企業向國際化企業轉型。在中信重工看來,轉型是一場深刻變革,需要強大的動力驅動。而技術驅動、人才驅動、資本驅動和文化驅動組成了“三個轉型”的綜合動力系統。
    施耐德電器公司曾有過著名的“十年轉型”計劃。從這個意義上說,企業的轉型升級是一個較為漫長的過程,而且,轉型的成果也不可能完全被企業階段性的經營業績所量化反映。但是否真正實施轉型,或許意味著企業之間經營力將逐漸發生實質性的變化。從這個意義上說,轉型對于“五大”同樣任重道遠。

    暫時沒有內容信息顯示
    請先在網站后臺添加數據記錄。
    狠狠天天久久大香蕉